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通知公告
分享到:
  • 索  引 号:4311230009/2022-00478 分       类:
  • 发文机关:双牌县司法局 发文日期:2022-06-13 10:52
  • 名称:双牌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双政复决字〔2022〕第2号
  • 文号:
双牌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双政复决字〔2022〕第2号

双政复决字〔2022〕第2

申请人:梁某,男,汉族。

被申请人:双牌县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段宁洪,该局局长

地址:双牌县泷泊镇万山路9号

第三人:袁某,男,汉族。

申请人梁某不服双牌县公安局作出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22225日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查。因本案与袁某有利害关系,本机关依法追加袁某作为第三人参加复议。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书面答复及相关证据、依据材料。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依法撤销双牌县公安局作出的双公(城)决字[2022]第0055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依照《刑法》相关规定,以寻衅滋事罪追究袁某及其同伙的刑事责任。

申请人诉称:1、申请人认为双牌县公安局对袁某作出“拘留五日”的行政处罚不符合法律规定。本案的争端是由袁某等人引起的。2022年2月1日,袁某、袁某军、袁某伟还有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一同五人到申请人家来要之前店铺转让的钱。申请人要求袁某等人将之前在农庄吃饭的账跟袁某欠申请人的1000元钱结清,袁某伟让袁某军将店铺转让的欠款单据拿出来跟申请人一起算清。因申请人家中没有农庄吃饭的账单,没法清算,这时其中一个人说要打申请人一顿。申请人提出15号之前将双方的账算清结清,袁某军答应了。袁某知道后,骂了一句“妈XX,为什么不给钱?”申请人在家里回了一句:“你妈XX”。这时袁某军冲进大门,拿起扫把向申请人打来,袁某也冲进来拉住申请人对申请人头部打了三拳,袁某伟过来拉住申请人的手对申请人头部又打了三拳。之后申请人拨打了报警电话,见申请人报警,袁某说:“比关系,不怕你,搞死你”,后他们一行人要驱车离开,申请人爸爸在他们车后拦着车子没让他们离开,直到民警到现场。

申请人与袁某之间没有经济纠纷,袁某没有理由找申请人要钱,另外,正常的要钱袁某一个人找申请人就可以,为什么带上了另外的四个人,这根本不符合普通要钱的情况。结合之前袁某等人喝酒打人赔钱给申请人的事情,袁某这次带多人要钱完全是有预谋的事情,袁某就是借要钱的事情对申请人进行报复。

如前所述,袁某及其同伙,故意以要债为借口,大年初一到申请人家里恶意要债,并在要债无果的情况下,扬言:“要不到债打他一顿算了”。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以及《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袁某及其同伙的刑事责任。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双牌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不符合法律规定,特向贵单位提出复议申请,请求予以撤销双牌县公安局的具体行政行为。

被申请人辩称:申请人梁某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双公(城)决字[2022]第0055号)向双牌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一案,现答复如下:

2022年2月1日,双牌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自称被人殴打,经处警,系梁某袁某等人的欠款,袁某前往梁某家中要债,后索要无果袁某等人准备离开,梁某当着众人的面公然辱骂,后袁某听后殴打了梁某,后经双牌县公安局决定,对梁某辱骂他人处以行政拘留三日的处罚,对袁某殴打他人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一、答复人作出的公安行政处罚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1、以上事实有(1)违法行为人的陈述与申辩。(2)受害人的陈述。(3)证人证言。2、申请人梁某认为袁某等人大年初一去其家中要账,属于寻衅滋事挑衅的一种行为。但是梁某本就欠袁某等人的钱款,因此袁某任何时候去找梁某协商经济问题都属于正常的民事行为,不存在挑衅的事实。该案中,袁某等人本因协商无果,准备离去,梁某率先辱骂他人,引起事端,导致袁某殴打了梁某。因此答复人认为梁某辱骂他人才是引起后续事情的主要原因,故对袁某殴打他人的事实依法作出处罚。二、答复人作出的公安行政行为程序合法,处罚适当,适用法律正确。袁某殴打他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答复人对袁某处五日行政拘留,处罚适当,适用法律正确。三、答复人对袁某作出的行政拘留五日行政行为内容适当。四、申请人提出的复议请求没有依据。1、申请人提出本案中袁某是有预谋的殴打他人,并且当时袁某等人在门外说了一句:“要不把他打一顿算了”,在该案中,答复人收集的证据包括梁某自己的笔录中均未提及此话,且梁某在袁某等人准备离开时辱骂对方,后袁某才对梁某进行殴打,因此并不构成寻衅滋事。2、申请人称袁某与其没有经济纠纷,袁某没有理由找梁某要钱。但经调查,系梁某欠袁某、袁某军、袁某甲共两万余元,因此袁某、袁某军等人前往梁某家中要钱属于正常民事行为。综上,双牌县公安局对袁某的违法行为作出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准确,请求双牌县人民政府依法维持双牌县公安局作出的双公(城)决字[2022]第0055号行政处罚决定。

第三人辩称:梁某在2021年5月10日向袁某、袁某甲、袁某军转下三毛农庄,因没有钱支付转让费,因此申请人梁某以借款的方式转下三毛农庄(人民币30000元)。在年前,第三人使用微信的方式问梁某索要该欠款,得到的答复是梁某的谩骂,还说欠款时间未到具体时间,我说具体时间是2022年2月1日,梁某说让我大年初一到他家去。到梁某家我当时没有进去,一直待在车上,过了一段时间听到里面吵起来了,我下车进去听到梁某在骂人,然后双方推搡在一起并没有梁某说的那样我打了他三拳,袁某伟打了他三拳,纯粹是梁某胡说,以此事来找拖欠还款的理由。

复议查明:三毛农庄系袁某军、袁某、袁某甲三人合伙所开。2021年5月10日,双方达成协议将三毛农庄转让给梁某,因当时转让费未结清,双方约定由梁某妻子胡某某向袁某军以出具借条借款三万元的的方式支付转让费。因借条上约定的还款日期已到,梁某与胡某某尚未还清该笔款项。2022年2月1日,袁某与袁某军、袁某伟、黄某某、袁某平五人到梁某家中要债,申请人梁某提出与袁某等人之间账未算清,后双方约定将双方账目算清后于该月15号还款,袁某一行人准备离开时梁某辱骂对方导致双方矛盾激化,袁某对梁某进行殴打,导致梁某一人受伤,经双牌县中医院诊断为创伤病、气滞血瘀证即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梁某未进行人身损伤程度鉴定。    

另查明,2021年11月6日晚上,梁某与袁某、袁某甲、袁某军因生活琐事发生口角后发生轻微肢体冲突。由于双方于2021年11月23日在双牌县公安局的组织下达成治安调解协议,因此双牌县公安局未对涉案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进行处罚。

上述事实有双牌县公安局作出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双公(城)决字[2022]第0055号袁某、梁某、袁某军、袁某伟、胡某某、梁某约等人询问笔录、《借条》、《双牌县中医院诊断证明书》、《双牌县公安局治安调解协议书》(双公(城)调字[2021]第0080)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府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本案中,申请人梁某在袁某等人准备离开时的辱骂行为导致双方矛盾激化,梁某辱骂对方的行为属于对他人的言语侮辱,造成了袁某等人人格尊严被损害的后果。因此,对于袁某的侵害行为梁某本人存在一定的事前过错。同时,本案中的殴打行为系因生活琐事引发,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袁某的行为也未引起更大的损失或造成更严重的损害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因此,双牌县公安局对袁某作出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处罚,具有法律依据,没有超出法定裁量基准的范围。其处罚结果体现了公安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制度合理性原则中过罚相当、公平正义、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要求。本案中双牌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后进行了受案、调查询问、处罚前告知陈述申辩权利等,至作出处罚决定均符合公安机关关于治安行政处罚的程序规定。

对于申请人梁某在申请书中提出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追究袁某及其同伙的刑事责任,因该请求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经行政复议工作人员释明后申请人梁某仍未对其复议申请书内容进行修改,故本机关对该请求不予评价。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双牌县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对袁某处以行政拘留五日,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正当,适用法律依据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双牌县公安局作出的双公(城)决字[2022]第0055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逾期按本复议决定执行。

二〇二二十

附相关法律条文:

 第二十八条 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应当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提出意见,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同意或者集体讨论通过后,按照下列规定作出行政复议决定:

  (一)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的,决定维持;

  (二)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决定其在一定期限内履行;

  (三)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决定撤销、变更或者确认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决定撤销或者确认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可以责令被申请人在一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

  2.适用依据错误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4.超越或者滥用职权的;

  5.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的。

  (四)被申请人不按照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提出书面答复、提交当初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和其他有关材料的,视为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决定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

  行政复议机关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被申请人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