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通知公告
分享到:
  • 索  引 号:4311230009/2021-00408 分       类:
  • 发文机关:双牌县司法局 发文日期:2021-12-02 09:57
  • 名称:双牌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双政复决字[2021]第9号
  • 文号:
双牌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双政复决字[2021]第9号

牌 县 人 民 政 府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双政复决字[2021]第9号

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

代表人:龚某俭,双牌县茶林镇某村联合村民。

被申请人:双牌县茶林镇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盘瑜,镇长。

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

代表人:龚某辉,双牌县茶林镇某村联合村民。

第三人:龚某吉联户小组

代表人:龚某吉,茶林镇某村联合组村民。

第三人:龚某龙联户小组

代表人:龚某龙,茶林镇某村联合组村民。

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不服双牌县茶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于2021年8月3日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受理后,依法进行了审查,由于案情复杂依法延期30日,现已复议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茶政处决字〔2021〕2号处理决定书第三项、第四项;按申请人持有的《茶林乡土地、林地使用证》登记界线进行确权。

申请人诉称:茶政处决字〔2021〕2号决定,以“龚某辉小组山林四至南边界限与龚某迁小组山场北边界限不相吻合”为由,依然采取折中原则,将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南至界限向南扩宽至申请人山场内,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茶政处决字〔2021〕2号的“折中原则”与龚某辉联户小组持有的茶政字第(9-206)号,茶政字第(9-211)号《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登载的山权南至界限相悖,与申请人提交的茶政字第(9-199)号林权证登载的山权北至界限不符。本案中,申请人与第三人龚某辉小组山场的南北界限登载清楚分明,双方对原始界限地址并无争执,双方均认可各自的登证界限,并提供了管业证予以证实。该决定不顾证登事实,擅自更改山场证登历史界限,依据不足。

茶政处决字〔2021〕2号应当适用《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五条和《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十条进行调整。被申请人以“折中原则”将申请人和第三人龚某辉小组山权南北界限更改,并适用《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九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规定处理本案,存在适用法律条文错误。

茶政处决字〔2021〕2号与已被双牌县人民政府撤销的茶政处决字〔2021〕1号是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结果基本相同的决定,程序违法。

据此,申请人请求复议机关依法撤销原处理决定中第三项、四项,按申请人管业证记载的公路下山场北至界线“田坝塘岐拉上”进行确认双方界线。

申请人为证实自己的主张提供下例证据:

一、茶政处决字〔2021〕2号处理决定书、茶政处决字〔2021〕1号处理决定书各一份,拟证实两份处理决定基于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基本相同的结果。

二、2017年8月16日《茶林镇茶阳公路征地补偿款拨款表》复印件一份,拟证实财政所帐号:9111236000807730012第4项明确茶林镇中兴村联合7组,被征收面积15.236亩,征收补偿款259012元。

三、《联合村茶阳公路征地补偿分配表》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参与土地补偿款分配有龚某吉、龚某龙等14户71人及各户银行帐号,共同分配征地补偿,合计259012元。

四、联合村第七组茶阳公路征地补偿款分配表(手写)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吉起草分配方案,参加分配的有龚某吉、龚某富等8户37人按每人5100元分配土地补偿款,另支付龚某吉务工工资2312元,合计191012元。

五、《土地征收协议书》复印件一份,拟证实2017年8月2日,甲方双牌县原国土资源局因茶阳公路建设项目需要,征收茶林镇中兴村联合七组石山漯老屋场公路下部分山场,林地15.236亩,土地、安置、青苗补偿款,合计:259012元;乙方七组代表龚某辉、龚某吉、龚某华、邓某桥签字确认。

六、原双牌县国土资源局出具测绘图复印件2份,拟证实被征收山林面积和范围。

七、1984年7月9日龚某根、龚某善《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99〕〔9-200〕)龚某迁联户小组两份,拟证实龚某迁联户小组在石山漯公路下有一处合占承包责任山,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石山漯吃水漕遊下,北(右)至田坝塘岐拉上。

八、1984年7月9日龚海某《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211〕)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辉联户小组在石山漯公路下有一处合占承包责任山,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小干漕枫木树直上,北(右)至田坝塘岐交界。

九、1984年7月9日龚某吉《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89〕)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吉联户小组在石山漯公路下有一处合占承包责任山,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楼梯脚与2队交界,北(右)至与石山漯第一吃水漕为界。

十、2019年12月12日信访报告和2020的8月8日永州市信访接待中心来访登记表复印件各一份,拟证实申请人从2019年12月12日以来一直在上访维权。

十一、征地现场5张打印照片,拟证实被征地范围现状。

十二、2020年9月16日龚某明《证明》复印件一份,拟证实1984年以来,各联户小组所得利益和损失均由各联户小组共同分和担责,与原七集体无牵连。

被申请人辩称:茶林镇联合七组分为四个小组(即龚某吉小组、龚某辉小组、龚某迁小组、龚某华小组),涉案石山漯路下山场坐落在茶林镇高峰村境内,由四个小组分别合占,各户均持有《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以确定四至界线。答复人在处理涉案山林时依据申请人与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以及数次组织当事人到实地指界,但因1984年申请人、被申请人均未参与石山漯分山工作,各方对所在山场具体界线争执不清,各说其词。答复人依据各方提供的土地、山林使用证及向县档案局等单位调取的档案资料,最终确定争议焦点楼梯脚、枫木树的具体位置,但1984年《茶林乡土地、林地使用证》登记的时间距今已有35年之久,枫木树应该树壮枝茂,不可能是幼小树干,因此,答复人以“折中原则”认定“第三人龚某辉小组山场四至南边界限与第三人龚某迁小组山场北边界限不相吻合”符合客观事实。

答复人依据《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5条和《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10条规定,采取“折中原则”对涉案山场进行确权,合理合法,适用法规条款正确。按照《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9、14、15、16、18条的规定,依法受理、调查、调解,作出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及送达,程序合法。

综上,答复人作出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请依法予以维持。

为证明上述事实,被申请人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联合村茶阳公路征地补偿分配表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参与土地补偿款分配有龚某吉、龚某华、龚某龙等15户72人及各户提供银行帐号,分配金额合计103887元。

二、联合村第七组茶阳公路征地补偿款分配表(手写)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吉起草分配方案,参加分配的有龚某吉、龚某富等8户37人按每人5100元分配土地补偿款,另支付龚某吉务工工资2312元,合计191012元。

三、2017年8月16日《茶林镇茶阳公路征地补偿款拨款表》复印件一份,拟证实财政所帐号:9111236000807730012第4项明确,茶林镇中兴村联合7组,被征收面积15.236亩,征收补偿款259012元。

四、2017年9月19日联合村第七组茶阳公路征地补偿款银行汇款记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双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龚某吉、龚某龙等14人汇款,因龚某华户名不符一笔(25500元)未汇出,实汇13笔合计233512元。

五、地形图复印件一份,拟证实石山漯公路下山场地形地貌。

六、《土地征收协议书》复印件一份,拟证实2017年8月2日,甲方双牌县国土资源局因茶阳公路建设项目需要,征收茶林镇中兴村联合七组石山漯老屋场公路下部分山场,林地15.236亩,安置、青苗等补偿款,合计:259012元;乙方七组代表龚某辉、龚某吉、龚某华、邓某桥签字确认。

七、送达回证及送达现场照片复印件各四份,拟证实2021年1月12日茶林镇政府工作人员向龚某迁、龚某辉、龚某吉、龚某龙送达茶政处决字〔2021〕1号决定书,龚某迁、龚某龙签收;龚某辉、龚某吉拒收,工作人员依法留置送达。

八、原双牌县国土资源局出具测绘图复印件二份,拟证实被征收山林面积和范围。

九、2020年9月16日《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征地补偿款分配协议书》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迁、龚某辉、龚某吉、龚某龙四个联户小组29户协商平均分配征地补偿款,23户签字确认,6户拒绝签字,协议未履行。

十、双牌县人民法院(2020)湘1123民初1057号,拟证实经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原告(龚某迁联户小组)起诉”,并释明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调解决,协调不成,由人民政府处理。

十一、1984年龚某善《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92〕)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吉联户小组在石山漯公路下有一处合占承包责任山,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楼梯脚,北(右)至与石山漯第一吃水漕为界。

十二、1984年7月9日龚海某《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211〕)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辉联户小组在石山漯公路下有一处合占承包责任山,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小干漕枫木树直上,北(右)至田坝塘岐交界。

十三、1984龚某根《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99〕)复印件一份,拟证实龚某迁联户小组在石山漯公路下有一处合占承包责任山,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石山漯吃水漕遊下,北(右)至田坝塘岐拉上。

十四、2019年11月28日对龚某辉调查记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1984年组集体将石山漯楠竹山发包给组内四个联户小组承包,龚某吉联户小组合占承包责任山分在楼梯角,龚某迁联户小组合占承包责任山分在吃水漕与田坝塘交界,龚某辉联户小组合占承包责任山分在田坝塘,龚某龙联户小组合占承包责任山分在小石山漯,各自登证;2017年8月茶阳公路扩修征收石山漯楠竹山,面积15.236亩,征地、安置、青苗补偿款合计259012元,由七组四个联户小组代表(龚某华、龚某吉、龚某辉、邓某桥)签字确认。另证实征收补偿款被龚某吉领取,龚某辉、龚某迁两个联户小组没有分得征收林地补偿款。

十五、2019年11月29日对龚某富调查记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1984年由七组四个联户小组对石山漯山场进行划分,当时参与分山的有龚某龙、龚某富、龚某南、龚某文、龚某安、龚某登六人;分山抓勾以“天、地、人、合”加以区分,天勾被龚某龙联户小组抓取,地勾被龚某吉联户小组抓取,人勾被龚某辉联户小组抓取,合勾被龚某迁联户小组抓取;楼梯脚位于天、地两勾交界处,吃水漕位于地、人两勾交界处,田坝塘位于天地两勾交界处与河相邻,征收以地勾为主,人勾为辅。

十六、2019年12月2日对龚某迁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1984年分山时石山漯山场划分四份,从高峰村往茶林镇方向起,第一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吉联户小组分得,第二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迁联户小组分得,第三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辉联户小组分得,第四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龙联户小组分得;分山时以面向分配,登证时坐向为准,上下界限未错,左右界限错了;征收位置以吃水漕为主。

十七、2019年11月29日对龚某龙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石山漯山场在1984年分山时划分四份,从茶林镇往高峰村方向起,第一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龙联户小组分得,第二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吉联户小组分得,第三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辉联户小组分得,第四处承包责任山是龚某迁联户小组分得。另证实“征收位置在吃水漕”,龚某龙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不在征收范围,但参与土地补偿款分配,分得64800元。

十八、2019年11月29日对龚某利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1984年生产二队山场与七组石山漯山场相隔新冲湾大漕旁崩口子为界。

十九、2019年12月16日对龚某山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蒋家山岐靠右是新冲湾大漕,大漕旁是七组石山漯山场。

二十、2019年11月28日对龚某吉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石山漯山场在1984年分山时划分四份,四个联小组各分一块山场;石山漯公路下被征收山林15.236亩,土地、安置、青苗补偿款,合计:259012元;2017年9月龚某吉为本组37人按每人5100元的标准造表申请补偿款,同期付给龚某龙联户小组分得57000元,付给龚勤某11000元,自己领取务工工资2312元。另证实龚某龙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不在征收范围。

二十一、2019年12月24日对龚某文调查笔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1984年龚某文、龚某登、龚某善、龚某会四人参与现场分山,七组石山漯山场界限是从茶林镇往高峰村方向以小石山漯直下河,高峰村往茶林镇方向是以崩口子直下河为界,四个联户小组从里往外分,以山座向靠右是崩口子,崩口子直下是楼梯角。

二十二、2019年年12月23日调解记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茶林镇政府工作人员组织龚某吉、龚某迁、龚某辉、龚某龙联户小组代表进行调解,因分歧较大未能达成调整解协议。另证实龚某龙联户小组合占承包责任山不在征收范围。

二十三、2020年7月10日对龚某吉、龚某辉、龚某迁调查笔录复印件各一份,拟证实七组石山漯公路下山场四个联户小组都没有进行独立管业,山中杂木、楠竹均是自然生长;1984年分山以来,石山漯公路下山场林木、楠竹、银沙出售和整片山场转包等经营活动所得款项,都是由七组四个联户小组均分。

第三人龚某吉联户小组未提出答复意见和提供相关证据

第三人龚某龙联户小组未提出答复意见和提供相关证据

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未提出书面答复意见和提供相关证据

复议查明:争执的石山漯公路下山场位于高峰村境内茶阳公路以下,1984年原联合村七组将整片山场分为四块,分别由四个联户小组承包经营,并各自登证。申请人提供本联户小组成员龚某根、龚某善1984年《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99〕〔9-200〕)座落:石山漯,地名:公路下,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石山漯吃水漕遊(游)下,北(右)至田坝塘岐拉上;两份管业证记载涉案山场座落、地名、四至相同。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龚海某持有1984年《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211〕)座落:石山漯,地名:公路下,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小干漕枫木树直上,北(右)至田坝塘岐交界。第三人龚某吉联户小组龚某吉持有1984年《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89〕)座落:石山漯,地名:公路下,四至为: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楼梯脚与2队交界,北(右)至与石山漯第一吃水漕为界。第三人龚某龙联户小组龚某龙持有1984年《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71〕)座落:石山漯,地名:公路下,四至为:东(上)公路,西(下)空白,南(左)至岐,北(右)至空白。

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主张以本小组成员持有的《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99〕〔9-200〕)对争执山场进行管业。被申请人茶林镇人民政府认为采取折中处理原则,确认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以“小干漕枫木树上岐再拉上公路”为双方界线,符合本案客观实际。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主张以茶政处决字〔2021〕2号处理决定确认界线进行管业。第三人龚某吉、龚某龙联户小组未提出相关主张。

经实地勘查,石山漯公路下争执山场以自然生长楠竹为主,杂木为辅。争执范围按照山场坐向,上至茶阳公路,下至河,左至田坝塘岐,右至吃水漕与田坝塘岐之间的胎心岌(即被申请人认定的枫木树位置)。茶林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和龚某迁、龚某辉等人现场指认,四个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从阳明山至茶林方向,由内向外,依次是龚某吉、龚某迁、龚某辉、龚某龙联户小组,涉案《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记载的左右界线,是以人面向山场,按人的左右填写相邻界线。申请人指认本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南(左)至石山漯吃水漕遊下与龚某吉联户小组北(右)至石山漯第一吃水漕为界,北(右)至田坝塘岐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北(右)至田坝塘岐交界。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指认所属承包责任山南(左)至小干漕枫木树直上所在位置,是争执山场上部与茶阳公路相邻的胎心岌,北(右)至田坝塘岐交界即电杆大岌(茶林镇人民政府认定的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南北界线)。

2021年1月9日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不服茶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1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向双牌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于2021年4月20日作出双政复决字〔2021〕第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1号处理决定书中“决定如下:第三项、第四项,并责令被申请人双牌县茶林镇人民政府在法定期间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2021年6月22日被申请人茶林镇人民政府重新作出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申请人仍不服,于2021年8月3日向双牌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依法予以受理。

另查实,龚某吉、龚某迁、龚某辉、龚某龙联户小组,自1984年承包石山漯公路下责任山以来,各联户小组均未独立对所属承包责任山进行管业。山中楠竹、杂木、银沙出售和山场转包所得款项都是由七组四个联户小组平均分配。2017年8月因茶阳公路建设需要,双牌县国土资源局征收联合七组位于石山漯公路下,吃水漕与田坝塘岐相连位置部分林地15.236亩,征收土地、安置、青苗补偿款,合计:259012元。2017年9月龚某吉为本联户小组37人,按每人5100元的标准造表申领补偿款,同期分给不在征收林地范围的龚某龙联户小组64800元,自己领取务工工资2312元。龚某辉、龚某迁两个联户小组未分得征收林地补偿款,各自认为被征收林地范围在本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之内,征收补偿款发放对象应是本联户小组,因此四个联户小组产生林地权属争执。

上述事实有《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土地征收协议书》《茶林镇茶阳公路征地补偿款拨款表》《联合村茶阳公路征地补偿分配表》《调查记录》和银行汇款记录、示意图、测绘图等证据予以证实,事实清楚,足以认定。

本府认为:被申请人茶林镇人民政府认定的四个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从阳明山至茶林方向,南(左)北(右)相邻,依次是龚某吉、龚某迁、龚某辉、龚某龙联户小组,与四个联户小组持有的《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登记的石山漯公路下山场界线基本吻合,本府对被申请人认定申请人与第三人山场位置、顺序,予以认同。第三人龚某吉、龚某龙联户小组未参加行政复议调查处理,未提出答复意见和提供相关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九条第三款规定,第三人不参加行政复议,不影响行政复议案件正常审理。

本案中,被申请人茶林镇人民政府以“折中原则”认定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南北界限为小干漕枫木树上岐再拉上至公路”,确认“龚某迁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东(上)至公路,西(下)至河,南(左)至水槽(漕)上干漕,北(右)至第一吃水漕”。变更了申请人联户小组合法持有的《茶林乡土地、山林使用证》(茶政字第〔9-199〕〔9-200〕)两份管业证记载的公路下山场,南(左)至石山漯吃水漕遊(游)下,北(右)至田坝塘岐拉上界线。实际造成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公路下山场,西(下)不能至河,南(左)不能至石山漯吃水漕遊下,面积不足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山场的三分之一,显然是与折中原则相违背,与分山实际情况不符。本府认为,处理申请人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的权属纠纷,首先要明确双方争执的性质,分清是相邻界线之争,还是登记界线部分重叠;其后是依照法律法规规定原则、规则来确定权属。如果被申请人认为双方是相邻界线之争,那么就应当按照双方管业证记载的涉案山场界线,结合被申请人已经确定的龚某吉、龚某迁、龚某辉、龚某龙联户小组山场所在位置、顺序和地标来加以佐证并确定申请人龚某迁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承包责任山的相邻界线。如果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登记界线部分重叠且有证据予以证明,那么就应当明确重复登记范围,对重登事实予以说明,依照《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八条规定,由当事人共同的人民政府兼顾双方利益,结合自然地形,按照双方各半的原则进行划分界线。

石山漯公路下山场多年来集体管业,集体收益,各联户小组均未提出异议,符合现实管业惯例。申请人与第三人同属联合七组村民,均为龚姓,同宗相邻,亲朋友善,理应互谅互让,协商解决纠纷。本案中,法律只能解决事实问题,却解决不了亲情友情,即使权属确认,也仅是认定了界线,伤害了友情和亲情,故本府建议惯例持续,望申请人与第三人三思而慎行。

第三人龚某吉、龚某龙联户小组对茶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未提出异议,且在收到本府通知后仍未主张权利,故本府对被申请人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2号处理决定书中第一项、第二项决定,予以认可。被申请人茶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与已被撤销的茶政处决字〔2021〕1号决定书内容基本相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本府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被申请人茶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中“第三项、第四项”决定,认定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故本府对被申请人与第三人龚某辉联户小组共同请求“维持”主张,不予支持。申请人主张撤销茶政处决字〔2021〕2号处理决定书中第三项、第四项决定,符合法定,本府予以支持;申请人其他要求需要继续进行调查认定,故本府不予认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九条之规定,拟决定如下:

一、撤销被申请人双牌县茶林镇人民政府作出的茶政处决字〔2021〕2号关于石山漯公路下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书中,第三项、第四项决定;

二、责令被申请人双牌县茶林镇人民政府在60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二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二十八条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应当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提出意见,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同意或者集体讨论通过后,按照下列规定作出行政复议决定:

……

(三)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决定撤销、变更或者确认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决定撤销或者确认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可以责令被申请人在一定期限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

2.适用依据错误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4.超越或者滥用职权的;

5.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的。

……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九条 行政复议机关依照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被申请人应当在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期限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法律、法规、规章未规定期限的,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期限为60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